首页 > 数字货币 查看内容

警惕!元宇宙虽是新科技,但存在巨大风险!

2022-01-21

去中心化与再中心化机制下元宇宙可能导致权力转移,垄断张力下元宇宙可能发展成为资本剥削的新场域,自由机制下元宇宙可能发展成为意识形态入侵的新工具,沉浸叙事机制下元宇宙可能导致人出现巨大的精神危机。

(一)可能导致货币权发生转移

货币权即货币的发行权和流通权,是政治权力在经济上的具体体现,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经济稳定。在现实世界中,货币权由国家权力机关控制掌握,绝不允许其他任何个人或机构染指,但在元宇宙中,虚拟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却由资本组织所控制,这可能导致分配权发生转移。分配权是一项极重要的政治权力,事关个人和群体的资源利益获得。在现实世界中,国家权力主体按照特定分配制度和分配原则为人们分配社会资源和社会利益,但在元宇宙中,分配权却可能被资本主体或技术主体所掌握,他们决定着人们获得流量、资源和利益的多少。这可能导致公民信息掌握权发生转移。

公民信息是国家的重要资源,关系到国家的利益与安全。在现实世界中,公民信息主要由公安部门所掌握,一般不允许外泄,但在元宇宙虚拟世界中,公民的身份信息甚至是生理信息却极可能被元宇宙的运营平台所垄断控制,这会给带来极大威胁。从去中心化到再中心化,元宇宙可能使现实世界中的部分实体权力在元宇宙中发生转移,这种转移可能会给安全利益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二)垄断张力下元宇宙可能发展成为资本剥削的新场域

元宇宙由资本主体推动建构的社会现实使得元宇宙存在着巨大的垄断张力,在缺乏有效监管和充分竞争的社会条件下,被垄断的元宇宙可能发展成为资本剥削的新场域。一方面,资本主体会无偿占有元宇宙世界中的用户信息数据,“使私人数据逐渐商业化、产业化与金融化”,私人数据成为资本主体谋取资本利益的重要资源。

另一方面,资本主体会“利用数据的分享增值性、共享性特征,将部分技术与数据资产去中心化、去组织化,允许用户免费获取分享资源、共享技术平台,发挥数据的分享增值功能”,“无偿占有无数用户在自主性活动中为平台创造的源源不断的内容资源,以实现差异化、多样化的整体社会范围内跨专业、跨组织的个体动员与创意吸纳。”元宇宙资本主体能够凭借其对核心技术和数字资源的垄断地位无偿占有和强制剥削用户创造的剩余价值,但这种占有和剥削却具有极大的隐蔽性。这是因为在元宇宙世界中,用户的劳动与娱乐、工作时间与非工作时间泾渭分明的状态被打破,边界的模糊性极大遮蔽了资本主体的剥削性。

此外,数字智能技术的创新发展和广泛应用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资本的隐蔽剥削提供了技术可能,以前现实世界中的资本剥削需要通过各种代理人和中介才能完成,但现在元宇宙中的资本剥削却可以通过算法和人工智能来完成,这种新型的剥削方式在大幅降低各种剥削成本的同时,也极大增加了资本主体对元宇宙用户进行剥削的隐蔽性。概言之,元宇宙的垄断张力使元宇宙存在着成为资本剥削劳工的新场域的可能性,而随着未来元宇宙世界的不断扩展,资本或许也将在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实现对人们的全方位侵蚀与控制。

(三)沉浸叙事机制下元宇宙可能导致政治人出现巨大的精神危机

借助VR、AR、MR等扩展现实技术,元宇宙能够给个体带来一种身心俱在的沉浸式虚拟体验,但这种沉浸式的叙事机制在给个体制造大量身心快乐的同时,也因其巨大精神刺激性而暗含着强烈的致瘾性,可能导致政治人出现巨大的精神危机。一是混淆政治人的虚拟认知与现实认知。元宇宙的沉浸式体验会让人们忘却现实世界的残酷,长期沉迷于虚拟世界的放纵和愉悦体验,这会导致个体在虚拟世界中的认知和行为与现实世界的人们脱节,带来明显的代际鸿沟与矛盾冲突。

二是弱化政治人对现实世界的兴趣。元宇宙包罗万象,能为政治人制造种种在现实世界中难以获得的“奇遇”,满足政治人对世界的任何想象追求,而与现实世界个人可能随时遭遇痛苦不幸相比,元宇宙为个人提供的是一种祛除了痛苦可能性的精神快乐和精神满足,这种单向度的快乐体验会使现实社会的文化、艺术、讯息等丧失其吸引力,弱化政治人对现实世界的兴趣。三是导致政治人的身份识别陷入混沌。

个人在元宇宙中的身份角色与其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份角色可能会存在较大差别,某个人在现实世界中可能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平凡人,但在元宇宙世界中却可能是一个广受追捧的“社会名流”,这种现实身份角色与虚拟身份角色的巨大落差可能会导致其对自身的身份识别陷入混沌,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本文由蜡笔聊最炫科技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币交流QQ:1244723

相关新闻